第236章 又被强吻

作品:替身王妃原来是白月光|作者:眼尾红|分类:N次元|更新:2020-11-21 21:39:47|字数:6164字

稍定神,她觉得身上有些僵,面前的人好似对着一切无知无觉,甚至还半睁着一双眼瞧着她,两人四目相对,他慢慢眨眼,纤长的眼睫淡淡扫出一片阴影。

徐羲白吻着她,温热的触感,江熹微没有动,眼底只是有些微妙的情绪翻涌着,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而他半晌好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慢慢退开了。

江熹微歪坐在地上,有些出神,下意识的用手碰了碰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他的热意和柔软,让她觉得熟悉。

徐羲白那边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她才想起自己今天是来套徐羲白的话的,于是赶紧放下手,整理好情绪,问:“殿下知道我这段时间在和宁王查千金散的事,这么久也没有什么线索,只知道这东西是从挟圣教出来的,殿下曾在外多年,是否也有听说过它?”

“……什么?”他似乎有些恍惚,过了一会还是没有说话,江熹微以为他没有听明白,正想着这事好像也不问,不如套一套其他的。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徐羲白就又凑近了,江熹微以为他又要亲上来,赶紧防备地捂住嘴:“你干什么,殿下你好好说话。”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正正经经光风霁月的人,喝醉了竟然跟她也差不了多少,并且这还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她已经连续在她这里吃了两次亏了。

但是这次徐羲白并没有唐突的动作,只是用朦胧的眼看着她,过了一会眼底微微漾出些笑意,修长的手指指尖落在她的侧脸:“你还记得我吗?”

他的声音因为醉意而显得模糊,江熹微没有听清,疑惑的皱眉,瞥着他指尖:“殿下,男女授受不亲,君子重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但是现在他完全不是一个君子,倒是像个轻佻的登徒子,但是即便是登徒子也不是下流的,反而身带清风,明如皎月,或许可以说是风流。

“我找了你很久……可惜你不记得我了。”

他又用自言自语一样的声音说,这回江熹微听清了,觉得不管他是楚王徐羲白还是挟圣教的右护法,他们两人之间似乎都没有这层渊源。

他找她?江熹微想不通,觉得他这是喝醉了再说胡话:“殿下你看清了,看看我到底是谁。”

谁知徐羲白竟然一把抱住她,把她搂到怀中,低声呢喃:“我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求,我只是想……找到你,你忘了我也没关系。”

有人醉了的酒品真的不太好,江熹微好容易把人推开,徐羲白躺在地上,她又问了几个问题,徐羲白莫不是言其他,说些跟本不沾边胡话,还翻来覆去都是刚刚那几句。

“这是受了情伤不成。”江熹微摇头,看着地上倒着的两个空酒坛,再次怀疑难道真的是这酒后劲太足了?

早知道他喝醉之后是这样,当时就不该灌那么多给他的。

失策失策,她在心里重重一叹,无奈起身告辞:“殿下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出去'给你喊人进来,我便先走了。”

躺在地上的人无知无觉,闭着眼竟然像是睡着了一样,白色的衣裳,秀美的脸,只一眼还是看去觉得十分好看。

江熹微发现他就是能给人这样一种感觉,不管对他的看法如何,不管对他成见如何,看着他的第一眼都会想到,他真好看。

不太明亮的烛火下,这样看着他竟然有让她想到一年前,大牢里的时候。

也是这样暗淡的光,他为帮她而甘愿被人折辱,在大牢里唱戏时的样子她没有忘,现在想来甚至十分清晰。

他的清高,他的无尘,他的慈悲,似乎都那样天衣无缝。

最后她还是起身离开了屋子,外面的月色正好,一钩如玉。

楚王府并不大,她走得很慢,一路上都在沉思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思绪有些烦杂,一直等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动静,是有人极疾步走来。

她回头,却见徐羲白站在月下,清清雅雅,孤孤单单,很瘦。

“江小姐。”他好像仍旧是醉着,眼神有些虚浮,但是又好像没有醉得那样深了,一双眼很深的望着她。

她有些惊讶:“殿下怎么出来了?”

她刚刚走的时候,他明明躺在地上看着像是睡着了一样,怎么现在这么快就跟了过来?

徐羲白慢慢走到她面前,身上还带着酒香:“我有些话想跟江小姐说。”

江熹微顿时便来了兴致,难不成他这是良心发现了,真打算跟她说些什么,她立马正襟严肃:“殿下请讲,我必洗耳恭听。”

“其实之前在酒馆那次,我没有告诉你真相。”

这个江熹微倒是知道其一,就想着难不成是他还骗了她什么,正打算细听,徐羲白忽然靠近了一步,微凉的手指往她后颈一扣,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往前一跌,唇直接贴在了他的唇上。

江熹微:???

他这醉酒之后逮着人就亲这毛病,可比她严重多了。

因为没有防备,江熹微这次失策,被亲了个实打实,看来面对他的时候是时时刻刻都不该放松警惕的,不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皱着眉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心里那股古怪的感觉越发明显了,于是慢下动作沉思了一瞬,而后倏然瞪大了眼。

她知道了。

徐羲白看到面前的人睁大了眼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这才把人放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不等他开口,江熹微就捂着嘴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等等,你别过来。”她冷静了一下,缓缓抬起头去看徐羲白,“你故意的?”

徐羲白看着她,然而不等他说话,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孤男寡女,这么晚站这里做什么?”

闻声看去,徐延亭正站在外面不远处,一双眼看着这边,江熹微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觉得他的眼神深深的,她忽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好在徐延亭没有这样一直看着他们,他直接走到两人面前,看了江熹微一眼,对徐羲白道:“楚王这是喝醉了吧,夜深了你还是回去吧,本王的王妃由本王来送。”

江熹微隐约从他这语气里听出来了几分宣示的意思,尤其是“本王的王妃”几个字咬得极重。

于是她猜测他肯定是看到了什么,她抿了唇,想着从前她不过就是多看了徐羲白两眼而已,他就吃了一肚子的飞醋抓着她不依不饶的说,现在这样的情况好像要更严重些。

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出了眼神更深之外,没有什么生气的痕迹,但她知道他肯定在憋着气。

所以待会到底要怎么解释才能让他消气?

江熹微还在冥思苦想,手忽然就被徐延亭抓住,下一刻直接就被他拉走了,但是她也没有挣扎反对,就跟着他走。

徐羲白仍旧是站在原地。

没走多远徐延亭便停了下来,两人站在树下,江熹微站在树前,试着解释安抚他:“王爷你先冷静一下,其实……”

“你还问他,看不出来他就是故意的吗?”徐延亭打断她,一双眼盯着她的唇,眼底似乎压着什么。

他的眼神有些热,让江熹微有些不自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心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她当然知道他这次是故意吃豆腐,但是她问的,其实是挟圣教那次。

刚才那个吻她震惊的不是徐羲白的突然,而是那种感觉,那样熟悉。

在挟圣教她为了净莲而故意中毒那次,右护法以唇衔着净莲喂给她,两次他们的唇碰到一起,她记得那种感觉,但是因为当时正虚弱,所以记得不太真切,刚才也是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

可是这些当然不能告诉徐延亭,他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

她沉默着,看起来像是无话可说,徐延亭双目定定地看着她,那裹着炽热的眼神像是当年她逃走之后他第一次在西坊找到她的时候。

那样的眼神……她觉得他可能又有发疯的趋势,她是真有点怵他这个样子,清了清嗓子:“我可以解释。”

但是没等她想出解释的理由,他便抬起手,拇指在她唇上一抹,像是要帮她擦去什么。

如山雨欲来风满楼,那感觉给人一种后背发麻的感觉,像是要发生什么,而下一刻她就被他按在树干上压着狠狠吻住了。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抓住他的手臂,但是很快又放下,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始走神,又想到了挟圣教的时候右护法模糊的吻。

“在想什么?”而她的不认真很快被徐延亭发现。

“在想他之前亲我的时候——”还有些恍惚的江熹微猛然顿住,这才想起面前的人是徐延亭,而他已经眼神一变,沉眸问,“谁亲你?”

“没有没有。”她趁着还来得及的时候解释安抚他,神色十分诚恳,“是我的错觉,错觉。”

刚说完,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再增加点可信度些的话,徐延亭动作更快,再次把她一按,又硬生生吻了上来,心虚的江熹微这次更是不敢挣扎了。

最后江熹微被亲得差点喘不上气,认真告诉他:“王爷,答应我,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会死人的。”

替身王妃原来是白月光 https://www.365xs.la/book/80593/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替身王妃原来是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替身王妃原来是白月光第236章 又被强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替身王妃原来是白月光第236章 又被强吻并对替身王妃原来是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