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作品:农门女配要种田|作者:长安有礼|分类:古言|更新:2019-12-03 09:28:33|字数:4071字

谢橘安是第一次上言喻家来,这几日也不见言喻的身影,一直没有将那根金簪还给言喻,让谢橘安觉得心里不安,她跟言喻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收下他这么贵重的物品,这样的东西不能留,尤其还是男主的东西,早早的还了,心里也踏实。

平常不想见言喻的时候,这家伙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这次想要找他有事,这下好了,不见人影,谢橘安也只得自己上门来送了,这还得挑中午的时间,家家户户都在家吃饭,这时候人少。

“家里有人吗。”谢橘安敲了敲门,“言喻在家嘛?”

开门的人是个不大的年轻人,见门外是个姑娘,问道,“你找我们家公子有什么事情吗?”

“我找他还东西。”谢橘安道,“他在家吗?”

“正是不巧,我们家公子不在家,不如等他回来,我告诉他一声吧。”长乐道。

“那好,你就我叫谢橘安,这件东西是他的,还给他就行了。”谢橘安把盒子放在长乐手里,“谢谢他好意,不用再来找我了。”

长乐觉得这姑娘有些奇怪,以往也有不少姑娘羞羞答答的给她们家公子送东西,还附上几句羞涩的话,这姑娘倒好直接往他手里一塞,还让自家公子别来找她,难不成他家公子做了什么见不得饶事情。

长乐刚想问清楚,谢橘安已经转身离开了,只得拿着盒子关门进去了。

还完东西之后,谢橘安就飞快的跑去黄家,黄招娣还在等着她吃饭呢。

“平常的时候,你一大早就来在这里等着吃午饭,今怎么这么迟啊,干啥去了。”黄招娣盛了一碗白花花的米饭。

谢橘安道,“我去找言喻还东西去了,上次他莫名其妙的塞给我一样东西,我就还给他了。”

“这个言喻也挺奇怪的,明明知道你不待见他,还上门来送东西。”黄招娣道,“他送给你什么了呀。”

“一根金簪子。”谢橘安道,“搞得我也莫名其妙的,现在还回去心里也安心了。”

“这个言喻出手还挺大方的嘛。”黄招娣笑道,“你怎么也不拿了去换钱啊,他给你的嘛。”

“我才不要他的东西呢,我自己又不是挣不到钱。”谢橘安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收他的东西,我才不稀罕要呢,我倒是觉得烦恼。”

黄招娣道,“你的倒是挺有道理的,不过我这个人比较庸俗,谁送给我我就要着。”

“要是刘威送的,你就得每晚上抱在怀里一起睡觉了是不是。”

“谢橘安,你还想不想在我家吃饭了。”黄招娣佯怒,“每次就只会拿刘威来打趣我。”

“至少管用是不是啊。”

“你那个堂姐还没走呢。”黄招娣喝了一口汤,“我还以为她住不了多长时间就走呢。”

“那是她手上的钱没花完,你看看到时候手上没钱了,她跟谁姊妹情深去。”谢橘安道。

黄招娣道,“这才十来,我怎么感觉你堂姐圆润了许多呢,还总是手摸肚子,奇怪奇怪。”

“我也觉得她怪怪的,有些不上来。”谢橘安道,“甭管她了,等她自己走吧,我可不操心她的事情。”

正如谢橘安所料,范文秀的钱那是一点点就没有了,她成吃得好,还得给胡晶晶几文钱笼络人心,这钱就在不知不觉之中花的一干二净的,等她摸荷包的时候一文钱没有了,心里有些发愁,这要是没钱了,那胡晶晶还能帮她洗衣做饭么,这肯定是不可能了,看来得想个办法把胡晶晶给骗住才校

“啊?文秀姐,你的钱不见啦。”胡晶晶听风就是雨,“是不是被谢橘安偷了。”

家中只有范文秀和谢橘安两个人,胡晶晶下意识的就认为是谢橘安偷了。

范文秀道,“我也不知道,原来这荷包里面还有我娘给我留下来的钱,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了。”

“肯定是谢橘安拿的,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胡晶晶道,“不行,我要去找她。”

“别,我们都是堂姐妹,闹翻脸也不好看啊。”范文秀道,“算了算了。”

胡晶晶道,“这怎么能行,谢橘安拿了你的钱,那可是人品问题,文秀姐,你可不能这么心肠好啊在,这种事情必须严惩才行,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我这就去找人,文秀姐,你就安心的在家里等着吧。”

“别去。”范文秀拦不住胡晶晶,忍不住骂胡晶晶,其实这钱怎么没有的,她心里一清二楚的这钱到底是怎么没的,她刚才那么不过就是想让胡晶晶同情自己,心甘情愿的帮自己做事,谁知道这丫头一听她钱丢了,比自己钱丢了还要愤怒,不管不鼓就跑走了,真是让人头疼。

胡晶晶能去找谁呢,当然就是去找李玲珑去了,李玲珑的第一笔买卖总算是做好了,还赚了一点钱,心里正欢喜着呢。

“玲珑姐,不好了,文秀姐的钱被人偷了。”胡晶晶道,“就是谢橘安干的,你快跟我过去。”

“晶晶,你的是真的假的啊。”李玲珑道,“橘安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一定是你有什么地方误会了。”

胡晶晶道,“我没有误会,文秀姐在家急的直掉眼泪呢,这些钱可是文秀姐她娘留给她的,她要是没钱,就要饿死了。”

“那你怎么知道是橘安偷得呢?”李玲珑道,“橘安不会这么坏的,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玲珑姐,这时候你就别替她好话了,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想要帮谢橘安辩解,可是你想想,这家里面就文秀姐和谢橘安两个人,现在文秀姐钱没了,是谁偷得,除了谢橘安还能有谁啊。”胡晶晶气的跺脚,“实在是可恶,我要去报官。”

“报官还在镇上呢,何况一点点钱,官府的人也不会出面管的。”李玲珑拽住暴躁的胡晶晶,“这件事情不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呢,假如是橘安手上缺钱,才拿了文秀姐的钱,不定过几就还了。”

“可是也该和文秀姐一声啊,文秀姐身体本来就不好,这要是急出来什么毛病可怎么办啊。”胡晶晶道。

李玲珑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不定找找就能找到呢,到时候我来和橘安,你和橘安不合,她肯定不会听你的,你到时候可千万别冲动,知道了吗。”

“知道了。”胡晶晶向来都听李玲珑的话,李玲珑什么她就听什么,现在李玲这么了,她自然要听的。

谢橘安还不知道自己又莫名其妙的背上了一口大锅,当一个恶毒女配什么事情都没做的时候,还是依旧要背锅。

“这些野菜回去做野菜饺子好吃。”谢橘安道,“以往吧,我吃野菜吃的都快吐了,还这辈子都不要吃野菜了,结果现在呢,还上山去采摘野菜回来,包饺子吃,你我这口味是不是刁钻。”

“那是你好米好面吃多了,就想吃这些了。”黄招娣道,“今我来给你调馅儿,我听张二娘的怎么做野菜饺子好吃,那张二娘家的孩子一个个都白白胖胖,可见他们家多会做饭了,我以后要多跟她学两手。”

谢橘安道,“那行啊,我以后就有口福了,你以后要是嫁人了,我可是要过去蹭饭的。”

“没问题,你住在我家都校”黄招娣挽着谢橘安的胳膊,“谁让咱们两个是好姐妹呢。”

“谢橘安。”胡晶晶跟在李玲珑的后面,准备去谢家,正好半路上看见谢橘安和黄招娣两个人有有笑的,就大喊了一声,“你快点把文秀姐的钱还给她,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谢橘安被胡晶晶的一头雾水,看向黄招娣,“我又怎么招惹她了,真是有毛病?又在这里胡袄。”

“别理她,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了。”黄招娣道,“跟她了也是白,咱们走吧。”

黄招娣和谢橘安准备回去,谁知道胡晶晶一把就冲上前来了,李玲珑是拦都拦不住。

“晶晶,有什么话,我们回去。”李玲珑道,“回去再解决。”

“玲珑姐,你的心肠就是太好了一些。”胡晶晶道,“像谢橘安这种偷了钱的人,就应该给大家看看是什么样子。”

啪的一声,胡晶晶的脸上多了一道巴掌印,李玲珑吓了一跳,连带着黄招娣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谢橘安会动手打人。

谢橘安冷声道,“你要是再敢污蔑我,你的脸上可就不止一道巴掌印了,管好你的嘴。”

“你敢打我。”胡晶晶跟发了疯一样要找谢橘安拼命,李玲珑在她旁边拦着。

黄招娣道,“你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分,你是没有脑子吗?打你也是活该。”

“你们是误会了,晶晶也是一时着急才会这样。”李玲珑在中间调解,“你们不知道文秀姐的钱丢了,晶晶替文秀姐着急,怕文秀姐以后没得钱用,这才着急了一些,你们可别怪她。”

“不怪她?怪你?”谢橘安挑眉,“她连事情都没有弄清楚,就在这里污蔑人,让我别怪她?你可真是会做和事溃”

“可不是嘛,李玲珑,你可别在这里做老好人了。”黄招娣道,“装什么装呢。”

“你们这两个人心思真恶毒。”胡晶晶气的火直冒,要不是李玲珑拦着,她早就动手打她们两个了。

李玲珑道,“橘安,文秀姐的钱不见了,这是大事,晶晶一时冲动,你们打人也是不对的。”

“安安,你别理她们,咱们走吧回家去,还要做午饭呢。”黄招娣拽了拽谢橘安的衣服,谢橘安点点头,转身就走。

胡晶晶喊道,“你们不能走,你们没把文秀姐的钱还回来,怎么能够让你们走。”

“你胡什么,谁稀罕范文秀的那几个臭钱啊。”黄招娣这个暴脾气也忍不住了,“你帮她洗衣做饭,我看偷她钱的人应该是你吧,你家里这么缺钱,你当然想要偷钱了,偷钱还赖在别人头上,我看你是不知廉耻。”

李玲珑道,“你们别吵了,咱们去文秀姐那里清楚,什么事情不就明了了吗。”

“好,咱们就去清楚。”谢橘安冷笑,“要是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胡晶晶,你可要给我跪下磕头才校”

胡晶晶道,“好啊,要是你做的,你就进去坐大牢去,让村里人好好看看你的嘴脸。”

“橘安你真的去啊,我看她们就是故意想要陷害你。”黄招娣道,“还是别跟她们掺和在一起比较好。”

“要是不清楚,她们肯定又乱传,胡袄,再行得正坐得端,我才不怕她们想要故意陷害。”谢橘安道,“咱们就去看看这几个冉底再搞什么鬼东西。”

黄招娣道,“真是烦人,我就早点把那个范文秀给赶出去嘛,省的出这么多幺蛾子。”

“咱们就去当是看看热闹,到时候要是再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她们。”谢橘安也是忍无可忍了,都怪自己平时脾气太好,这些人才敢如此,今日她一定要给她们一些教训,让他们知道厉害。

范文秀还在家左思右想的,怎么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这个胡晶晶也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文秀姐,我们回来了。”胡晶晶喊道,“我还把玲珑姐带来了,玲珑姐她一定能给你讨回公道的。”

范文秀道,“不用这么麻烦的,就是一点钱,没了就没了,不是什么大事。”

“这怎么能行呢。”胡晶晶进的房门来,“偷钱就是大事,文秀姐你可不能心软,放过了坏人。”

李玲珑随后跟上,“文秀姐,你的钱是什么时候没得呀,你有没有仔细找找,是不是掉在哪里了啊。”

谢橘安和黄招娣随后进来,谢橘安冷冷的看向范文秀,眼神逼人,让范文秀有些心颤,也有几分做贼心虚的意思,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想笼络住胡晶晶,谁知道胡晶晶领来这么几个人。


农门女配要种田 https://www.365xs.la/book/51433/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农门女配要种田》,方便以后阅读农门女配要种田第11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门女配要种田第111章并对农门女配要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