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残酷古神的残废制造方法

作品:恐怖的精神荒原|作者:根达亚遗民|分类:科幻|更新:2019-10-17 04:13:16|字数:4447字

第一百九十五章残酷古神的残废制造方法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听完奈亚拉托提普提到的阿努比斯要他一只手的事情,已经知道今天估计他是注定要变成一个失去一只手的残废了。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此时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了,他磕头如捣蒜的哀求道:

“伟大的匍匐蠕行之混沌呀,我求求您了,能不能放过我,我可以不要那卷纸莎草了,但是请不要砍掉我的手!”

而就在他跪地求饶的时候,只见那供奉着巨大的,由黑曜石和黄金修葺而成的阿努比斯神像的大殿里面开始震『荡』起来,一个无比威严和恐怖的声音,『操』着一种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从来也没有听到过的奇异语言,在大声的讲着什么。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仔细分辨了那种虽然从来没有听到过,但是又和埃及地区的某些方言的语音语调极像的语言,他突然意识到这种语言可能就是一种古埃及语言。

而就在一阵大声音的仿佛宣判的讲话之后,从那巨大的蹲坐在宝座上面阿努比斯神像的双脚之间,突然开放了一扇小门。

说是小门,只是相对于那巨大无比的神像来说的,而实际上那扇门足有三米以上的高度。

从那扇门里面走出来了大量的狗头人身,穿戴着古埃及人服饰的阿努比斯狗头人。

这些狗头人一个个的手中全不是空着手的,每个狗头人的手里面全都拿着一种类似于权杖一样的棍子。

这种棍子不伦不类,既可以说是法器,又可以说是武器,看上去金光闪闪,是金属材料制作而成的。

狗头人们分列成为两队人,它们分别列队在两边,而从中间的门里面又走出来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狗头人身的怪物。

它的手中拿着一把类似于半圆形的单刃阔刀,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大铡刀一样。

这巨大的怪物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了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的跟前儿,它的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但是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巨大的怪物在自己的眼前一边晃悠着手中的铡刀,一边颂念着他那无人知晓的远古咒语。

当怪物口中的念念有词骤然停止之后的时候,它的一只手突然举起来手中的那柄大铡刀,另外一只手则过来一把拉住了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的左手。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此时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他拼命想要反抗面前怪物的抓握,但是在体力和体型上面,他和怪物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他所有的反抗全都是然并卵的徒劳无功而已。

那狗头人身的巨大阿努比斯怪物把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一把就提了起来,仿佛是宰鸡的人抓住了一只正在挣扎着的子鸡一般。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此时的内心里面是恐惧万分的,他知道这怪物是想要就那么粗暴的抓起自己的胳膊,然后一刀砍下去,就那样武断的夺去自己的一只手。

只见那巨大的狗头人身的阿努比斯挥舞着自己的手中的那柄大铡刀,朝着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那被拉直了的左胳膊就砍了下去。

只听见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发出了一声扭曲而痛苦的哀鸣,然后就从半空之中掉到了地上。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捂着自己那喷血的胳膊,在地上不住的打着滚儿,惨叫哀嚎,屎『尿』齐流。

而在他的眼睛里面,只有那巨大而邪恶的阿努比斯抓着他滴血的胳膊,在向周围小一号的那些阿努比斯们展示时候的嚎叫之声。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此时已经开始变得意识模糊起来了,他觉得自己的眼睛的眼皮开始慢慢的变得沉重起来,不得不开始合了起来,当他合上了双眼之后,双眼变得一片漆黑,而他的意识也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海的里面去了。

当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再次因为剧烈的疼痛感张开自己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地球的表面,躺在了一座帐篷的里面的行军床上。

站在他的床头的是李玉龙,赫伯特·埃克塞特教授,阿瑟·卡特,尤素福·伊布拉辛等人。

他特别注意到了尤素福·伊布拉辛的脸上流『露』出来的一种幸灾乐祸的神情。

而突然之间的那钻心的疼痛感却让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注意到了自己的左臂,他抬起自己的左臂,发现从手腕的地方已经整整齐齐的被砍断了,而从断肢之处传来的幻痛已经彻底的让他明白了什么才叫钻心之痛。

李玉龙看到了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醒来了,便用关切的声音问道:

“阿卜杜勒先生,你的胳膊是谁砍断的?”

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的……胳膊……是被……埃及古神……阿努比斯……砍掉的……”

李玉龙看到说一句话,倒三口气儿的样子,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于是便继续说道:

“这样子啊,那好,阿卜杜勒先生,你的伤口阿什丽已经给你做了处理,流血已经止住了。

但是这里太荒僻了,我们想要把你送回开罗治疗也办不到,所以只能继续留在这里,等待和我们一起回去了。

不过你放心,阿什丽说你的生命不会有危险的,而且我们会派专人来照顾你的,希望你能够赶快好起来。

是那个鹰首人身的妖怪把你从那地洞里面给抓出来的,阿什丽说你的伤口好像被人处理过,已经不流血了。

但是你的断手我们没有找到,所以也没法子给你做断肢再植的手术了。”

此时的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已经疼得快晕过去了,他也听不清李玉龙在说些什么了,他的双眼发沉,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去了。

李玉龙这时候扭过身子,对周围的几个人说道:

“各位,看来下到这洞『穴』的底部显然具有巨大的危险『性』,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现在下去了。

如果非要下去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谨慎行事,等到阿卜杜勒先生从昏『迷』之中醒来后,我们询问清楚他在洞底究竟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之后我们再做进一步的计划吧!”

赫伯特·埃克塞特教授此时也是十分的茫然,他说到:

“你们刚才也都听到了吧?阿卜杜勒说他的手是被阿努比斯给砍下来的!”

尤素福·伊布拉辛此时也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很显然,阿卜杜勒这个家伙应该是被吓糊涂了,他在那里说胡话呢!

你们该不会真的相信是阿努比斯砍掉的他的左手吧?

我觉得肯定是洞『穴』底部的某种怪物把他的手给咬掉了,而他则为了神化自己,把这一切都说成是阿努比斯干的。

我想他的目的无非是想哗众取宠,把自己的无能与埃及古神联系在了一起,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已。”

加利·穆塞维尼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满脸愁容的听着众人的言语。

阿瑟·卡特这时候出言说道:

“我看倒是未必,既然都能够出现鹰首人身的怪物,为什么就不能出现狗头人身的怪物呢?

也许这个洞『穴』的下面真的是阿努比斯,或者其它的狗头人身的妖怪的巢『穴』,我觉得李先生说的很对,我们还是应该谨慎行事!”

李玉龙这时候说道:

“诸位,阿卜杜勒先生身上所发生的事情都是我们所不希望看到的,对此我也表示非常的遗憾。

不过我们搜索了阿卜杜勒先生身上的防水书包,发现里面携带有一卷纸莎草的文书。

文书上面是使用埃及圣书体象形文字所撰写的文本,全都是和解刨学以及遗传学相关联的知识。

各位请跟我来,让我来给各位展示一下看看吧!”

李玉龙带着众人从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躺着的那顶帐篷里面走了出来,然后进入到了营地中,另外一顶大号的帐篷之中。

众人看到在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写字台上,摆放着一卷看上去非常具有古埃及文明时代特点的纸莎草卷轴,但是这卷纸莎草卷轴表面上看上去保存的非常完好,并没有像以往其它的从古埃及墓『穴』之中找到的纸莎草卷轴一样的沧桑感觉。

这卷纸莎草卷轴很显然,看起来是崭新崭新的,如果不是李玉龙说,这卷纸莎草卷轴是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从地底的洞『穴』之中带出来的话,凭着众人多年的考古学经验,一定会认为这是一卷儿现代人制作的纸莎草卷轴儿的赝品。

而当所有的人看到那卷纸莎草卷轴儿,里面所记载的文本的时候,这种疑问,在他们的心里就更加的浓重了起来。

因为这卷纸沙草卷轴不光上面记载了,一些用圣书体写就的古老的埃及象形文字文本,而且在这些象形文字文本的旁边,还配有绘制非常精美的『插』图。

赫伯特·埃克塞特教授在看到这卷纸沙草卷轴所记载和绘画的内容的时候,他不禁脱口而出说道:

“这该不会是古埃及的达·芬奇笔记吧?”

加利·穆塞维尼听到了赫伯特·埃克塞特教授这么一说,也不禁随声附和说道:

“是呀是呀,刚才我就觉得这种记录的方法非常的眼熟,听您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科学家和艺术家达·芬奇也是这样做笔记的,把『插』图作为整个儿笔记的中心,而在旁边用文字记录下来很多的内容,作为『插』图的说明!

难道说达芬奇的笔记是模仿了古埃及人记笔记的方法吗?这还真是个有趣的现象呢!”

阿什丽·曼森看到这卷纸沙草上面所记载的人体解剖图案,感到非常的惊愕,她惊叫一声说道:

“噢,我的天呐,你们看这些解剖图案绘制的这么精美,对于人体内脏位置的掌握简直和现在的解剖图一模一样。

而且你看他们画的这些人体脏器的结构,甚至比现在的解剖图还要精美。

如果我不知道,这是从地底下拿上来的古老物品的话,我还以为这是现代人制作的呢!”

尤素福·伊布拉辛这时候在一旁乌鸦嘴似的说道:

“我说曼森小姐,您这种假设未必就是错的,也许这些东西确实是某些近代人伪造之后,再扔到这些个坑底的,而就那么巧叫我们的阿卜杜勒先生给捡到了呢!”

李玉龙这时候有点听不下去了,他张嘴骂道:

“放屁!尤素福,从刚才我就没好意思说你!我知道你和阿卜杜勒先生以前有些过节。

但是这回阿卜杜勒先生豁出自己的命,从地下洞『穴』里给我们找到了这么重要的考古发现,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你和他之间的个人恩怨,而否定这个重大的考古学发现,好不好?!

尤素福,我想告诉你,你恐怕还没有弄清楚我们这一队人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吧?

我们为的就是有重大的考古学发现,现在重大的考古学发现就摆在我们的眼前,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否定得了的呢!”

这时候赫伯特·埃克塞特教授也开始为李玉龙帮腔说道:

“是呀,是呀,李说的没错儿!分明就是一个重大的考古学发现嘛,保存如此完好的,古老的埃及纸沙草卷轴。

而且它上面图文并茂的记载了这么详尽的解剖学知识,我相信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重大考古学发现呀!

光凭发现这样的重大考古学发现成果,他的发现者就一定能够名留青史啊,这种成就简直能和罗塞塔石碑相提并论了!”

尤素福·伊布拉辛接连听到两个反对他的声音,于是气哼哼的大声嘟囔着自己的不满,批判『性』的说道:

“切!你们这些人不就是想把在埃及发现的这些重大的考古学成果算到你们自己的身上,然后让你们的学术声望更加的提高,你们希望出名,希望获得名望,学术地位和金钱!

但是你们不要忘了,你们脚下的土地是埃及人民的,你们所发现的一切东西也都属于埃及人民!”

阿瑟·卡特这时候现身出来打圆场说道:

“各位,各位,我们现在已经做出了重大的考古学发现了,各位应该高兴才是呀,为什么要吵吵嚷嚷的呢!

依我看,这份纸莎草卷轴发现的功劳应该归功于阿卜杜勒先生。

不过我觉得各位似乎胆量小了一点,如果我们再派人下去的话,我想一定会获得更重大的考古学发现的!”

这时候众人听到了阿瑟·卡特所说的,也全都不言语了,因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阿卜杜勒·阿尔·哈兹莱德下去之后再上来,虽然带来了重大的考古学发现,但是也断了一只胳膊。

说明这底下存在着巨大的危险,究竟还要不要派人下去,这是这支考古队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了!

不过对于这种状况,李玉龙也早想好了对策,他希望让阿努比斯安保公司的那些雇佣兵做炮灰!

恐怖的精神荒原 https://www.365xs.la/book/40587/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恐怖的精神荒原》,方便以后阅读恐怖的精神荒原第一百九十五章 残酷古神的残废制造方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恐怖的精神荒原第一百九十五章 残酷古神的残废制造方法并对恐怖的精神荒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